首页 > 心理文章 >

抑郁是一种选择

抑郁是一种选择
原创首发 王金现 发表时间:2022-02-14 13:43:23 1784 9 44
王金现

1

听到这句话:“抑郁是一种选择”时,我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什么?我自己选择了抑郁?这是什么逻辑?!我痛苦得整夜都睡不着觉,常常哭泣到深夜都无法安慰自己。现在,我对面的心理咨询师,竟然说,是我自己选择了抑郁。

我远在异国他乡,面对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还有新开始的事业,哪一样不让我小心应对?我敢有一点点的失误吗?我敢有一点点的懈怠吗?我想要尽心尽力地做好每一件事情,让自己满意也让别人满意。所以我睡不好觉,吃不下饭,搞得自己筋疲力尽,身心俱惫。我严重地抑郁了,但这怎么可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实际上是我惊讶得眼珠子都要喷出来了。但是我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愤怒。毕竟我对面的这位心理咨询师,曾经多次帮到过我。嗯,以前在我抑郁的时候我就会跟他聊,然后我就能获得一种力量,至少一年两年的时间都会有比较好一点的状态。也许他说得有些道理?是的,我必须听他把道理讲清楚。

2

咨询师说:你刚才说,你在国外感到压力很大。你举例说,他们曾经问到你香港台湾的事情。而你觉得自己没有回答好他们的问题。原因是:你的外语不够流利;还有你的政治敏感度不够高。你期待自己有一口流利的外语,能够流畅地跟他们交流;你期待自己像外交部发言人一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语言准确严谨。

我插话说:是的,我这就是我的模式,一直以来我都要求自己把事情做到完美,虽然我知道我做不到。

咨询师并没有接茬儿我的话,他只是讲自己的话。

他说:你还讲了另外一个情形。说在国外跟国内不一样。国内都是导师主持会议,安排事情。但是在国外老师却让你们自己主持会议。因此你总是担心着自己表现得不够好。担心身边的同事和导师会不满意。

我说:是啊,所以我的压力很大,然后我就抑郁了。

咨询师说:你面临的外部情形,是给你带来了很大压力。你对自己有很严苛的标准,有很高的要求,当你达不到这些目标的时候,你就会攻击自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糟糕透了。然后睡不着觉,吃不下饭,长夜痛哭,严重抑郁。

我说:是啊,是啊,若没有外部的那些压力,我也不会抑郁的。你怎么能说是我自己选择了抑郁呢?

我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把柄,迅速地向他投去一只长矛,要击穿他的逻辑。

3

重点在于你对待自己的方式,咨询师说,是你苛刻的、高标准要求的、不放过自己的方式,导致了你的抑郁。

我是追求完美。但如果不能把事情做好,别人能对我满意吗?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很糟糕的人的吧?我针锋相对地说。

30多年来,你差不多都在努力地把事情做到完美。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是获得了很多的成功,从普通的本科生到研究生到博士到留学专家。这些成功当然是令人羡慕的。但是你有没有获得很多人对你的喜欢,赞美和爱呢?

咨询师的话一下子击中了我的软肋。我的眼泪哗地流下来了。实际上,多少年以来我一直是形影孤单。身在异乡他国谁能知道我的内心有多么的孤独啊?我获得那些成就又怎么样呢?即便跟我的老公多年相处,似乎两个人也并没有很亲近。而我一直认为,只要我把事情做得足够好,只要我能够让别人满意,我就能够获得他们的喜欢和爱。现在看来那只是我内心的一个泡影。但是我好害怕。

我哭泣着说:如果我不能把事情做好,那所有的人都会抛弃我的。我好害怕孤单,很多时候宁愿牺牲自己去讨好别人。

现实呢?你讨到好了吗?

咨询师的话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留。我差不多要完全崩溃了。啜泣良久,我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我知道没有得到他们的爱,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那个讨厌的咨询师只是默默地微笑着,却不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我承认,我选择讨好的方式并不能得到别人的喜欢和爱。可是我为什么要这样选择呢?我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的。

4

我之所以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甚至对别人讨好,是早年我的一个严重的创伤经历造成的。在我做研究生的时候,有一次试验我做砸了。所有的学生包括导师都辱骂我羞辱我甚至霸凌我。从那个时候我做出一个决定,我一定要把事情做好,一定要让他们都满意,因此我严格地要求自己。我就是想要通过把事情做好去回敬他们:我不是糟糕的。

我哭泣着讲述了往事。

咨询师听完以后说:那件事情过去很多年了。你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现在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但是,当年羞辱你的人,有没有向你道过歉认过错呢呢?

他们不可能认识到自己的错的。我强有力的说。

是的,他们不会有所改变。但一直以来,你却为他们的过错而不断付出代价。一方面你苛刻地对待自己,把自己搞得很抑郁;另外一方面,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你却一直投注刻薄的印记给他们,总觉得他们会对你不满意。

我又一次哭了,低声说:是的。

咨询师说:那件事情在你的内在形成一个概念:是我自己不够好,所以他们才欺辱我。于是你做出的决定是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完美。只有那样别人才对你满意。

我抹了一把眼泪说: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不成?

5

他人对某件事情的反应,或许跟事情本身根本没有关系。看着我一脸惊讶,咨询师继续说,我们来一个假设。假设你现在是导师,带有研究生,而你的学生把一个实验做砸了。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方式?

我说:我不会像我当年的导师那样尖酸刻薄。或许我会原谅他是一个新手。

咨询师说:是的。当年你的导师和伙伴如果像你一样心存慈悲,能够包容地对待一个新学员,他们可能就不会用那种欺辱的方法对待你。因此,你当年遭受到霸凌,并不是因为你自己的糟糕。而是他们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对待你。

是的,我恨他们!我吼叫道。

咨询师却微微一笑。说:你虽然对他们有很大的恨,但是你却无比的忠诚他们。

我边流泪边笑着说:是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苛刻地要求自己,想要让他们对我满意。

其实,这就是你自己的选择。咨询师说。

天啊,我最终还是跳进了心理咨询师设的圈套。好吧,我承认那是我的选择。但是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我竟然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呀。我把自己搞得那样抑郁,竟然是为了讨好那些当年欺辱我的人。而且我还把身边的人都投射成为挑剔我的人。天呀,这是什么选择呀?!我一时有些眩晕的感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似乎要把心理咨询师当作一根救命稻草抓住他迫切地问:那我该怎么办?

6

狡猾的心理咨询师,依然没有回答我怎么办的问题。反而反问说:是啊,你该怎么办呢?

我喃喃自语说:我的自我价值感竟然那么低。可是我内心真的觉得别人才是最重要的。我该怎么办?

咨询师说:非常好办。继续讨好他们,继续苛刻地对待自己。这样,你就能得到他们的喜欢和爱了。

我被他刻薄的语调逗笑了,觉得他说的好滑稽呀。

咨询师问我:你笑什么?

我连忙改口说:听你描述的那个画面好滑稽。我没有想到我是那样对待自己的。但是,我可以对自己好一些吗?我对自己好一些,真的能够解决问题吗?

我感到有些懵。感到不知所云。

混乱是改变的开始,咨询师说,你刚才问了我好多怎么办的问题。心理咨询师并不能告诉你该怎么办,但是心理咨询能够让我们看到,我们的潜意识是怎么选择的。

我沉思着说:我不喜欢(选项)抑郁,我不想再抑郁。但是,现在我真的感到茫然。或许我应该有新的选择,我需要把自己放在重要的位置上,比自己更加慈悲一些。

7

咨询师抬头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说,让我们利用最后几分钟做一个冥想吧。

在冥想中,我被假设站在120年后的时间点。那个时候我看到自己埋在土里。审视我一生的所作所为,看到前30多年,我都是那么严苛的对待自己。虽然得到了一些外部的成功,但是我那样的活法根本没有意义。如果一生都那样活,然后死亡,该有多么憋屈呀。

咨询师让120年后的那个我,给现在的我一个建议。

我大声说:再也不能这样讨好别人,委屈自己了。要好好爱自己,才活得有意义!

我知道,这是一个新的选择!
9人已踩 44人已赞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