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情绪的机制

qiqi 发表于 2015-02-04  

当你开始向自己的痛苦体验――你深爱的孩子的死亡、你依赖的工作已经没有了、你爱的伴侣已经离开了、你被虐待了而虐待者不感到后悔――敞开时,你就开始进入到自己的愤怒的表面之下了。你开始转化自己的生活。你变得没有那么僵硬和认为自己是对的。你变得更加敢于脆弱、接受别人和他们的痛苦。你开始融入宇宙的柔软之中。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突破你制造的让你自己远离自己的情绪的防卫。

愤怒是一种冰山现象。它是一个巨大结构的顶端,这个结构除了顶端之外的大部分都是看不见的。愤怒是在一座光秃的山峰上的雪。如果你只将眼光放在雪上面的话,它是这座山峰上你唯一会注意到的东西,但是如果没有山麓、山坡、山谷和山脊,山峰也无法存在。没有一座山峰可以脱离山而存在。

“愤怒是冒出云上的尖峰”

同样的,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情绪底层结构,愤怒也不可能存在。愤怒是那冒出云端的尖峰。在每一个愤怒的体验之下都有一个巨大的情绪体验。没有一个对那个庞大的底层结构的清晰认识,愤怒就无法被看清,就象你站在山峰上拍一张山峰的照片,那么你无法用这张照片来看清一整座山一样。从那个角度看,即使是最磅礴的山峦看起来也成了一小堆石头。

愤怒总是会突然攻击一个目标。那个目标可能是另一个人,一群人,或者宇宙。愤怒总是让人感觉自己是正义和重要的。愤怒不会倾听,不会尊重或者关心其他人。它总是将别人看成是错误、该责怪、低等、或者不足的。它只关心它自己。愤怒要得到它想要的,并且在它想要的时候就要得到它,还要按照它自己设定的条件来得到它。它将自己看成是裁判、法官和行刑者,而且别人没有上诉权。

发现你内在的愤怒,或再次在内在经历它,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了古老的陶器,或是找到几千年前建造的而现在已经被深埋在黄沙下面的神庙的顶部。这是考古学家梦寐以求的渴望。这会激起无比的兴奋,因为在表面已经有智慧的迹象,在表面之下肯定会有更多的信息。

这就是当考古发掘开始的情形。它持续地,一层一层地,深入向下,随着发掘的进行发现了大大小小新的事物。每一铲土都要被仔细的筛选和检查。每一个物体或碎片都要被记录、分类然后放进一个特别的地方。发掘得越深,出土得越多。有时是村庄被埋在城市下面,有时是城市被埋在城市下面。

挖掘继续进行,直到最底层的宝藏被带到阳光下为止。只有在那时一幅更大更完整的画面才出现――远远大于由当初在沙漠表层发现的陶器,或曝露在飞沙中的神庙的顶端让人能猜到的画面。

愤怒就是在沙漠表层的陶器,它标示着底下埋藏有建筑。它指向有待被揭示的更大得多的发现。愤怒是较小的一个发现,与之相比,更大的宝藏在它下面,等待着被出土。

因为他们情绪的爆发,所以大部分经常生气的人认为他们对自己的情绪是很熟悉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他们通常并不知道他们的感受。他们只知道狂怒像风暴一般咆哮着穿过他们,摧毁它所路过的一切,到最后它耗尽了自己,只留下伤害。愤怒的爆发是痛苦的经历,但那不是情绪的探索。每一次愤怒的爆发都是情绪探索的障碍。它是一个城堡,在这个城堡里一个人无力去调整以面对一个可怕的世界。

有些动物在面对比它更大的动物的威胁时发出嚎叫,嘶嘶声或低沉的咆哮声。它们不能自卫,因此它们让自己膨胀,竖起背上的毛发,露出牙齿。在人类当中,愤怒也起着同样的一种作用。一个愤怒的人是一个受到惊吓的人,只有受到惊吓的人才会攻击。

所有的敌意都来自于恐惧。恐惧是每一个没有爱的行动的发源地。一个充满爱的人是无所畏惧的。而一个愤怒、嫉妒、复仇心重、忧郁或贪得无厌的人则充满恐惧。无所畏惧与充满恐惧之间的区别就是满足与失意的生活之间的区别。这就象一条裂缝,裂缝这边是意义和目标,在另一边则是失望和空虚。

爱是无惧的。它不威胁任何形式的生命。爱是所有一切的朋友。它自然地滋养、支持和关心着别人。它不与恐惧斗争就象太阳不与黑暗斗争一样。它不知道什么是恐惧。它们不能共存。

愤怒阻碍了爱,又孤立了那个发怒的人。它努力去推开那些你最渴望的友谊和理解,而它常常会成功做到这一点。它否定了别人的人性,同样也否定了你自己的人性。愤怒是一种相信自己不能被理解而且不配被理解的极度痛苦。它是一道将你与其他人分开的墙。它是钢筋水泥做成的,又厚又高。没有办法可以让你穿过,钻过、或者翻越它。

大多数人无法跟自己的愤怒和恐惧连接。愤怒看起来似乎能产生超乎寻常的勇气,这常常在愤怒变得强迫时发生,而它在这种时候也往往制造了暴力。一个愤怒的人看上去毫无恐惧,但事实上,他或她非常惊恐。并不是勇气让一个人发起了攻击,而是那不受控制的惊恐发起的。就象是当一个小动物被逼在墙角的时候,它无助地发出嘶嘶声,嗥叫着,最后发动攻击。

在惊恐与愤怒之间存在着另一种体验――痛苦。换句话说,愤怒之下是痛苦,而痛苦之下是恐惧。在你体验那恐惧之前你必须体验到那痛苦。那痛苦也许源于失业,一个孩子的死亡,或是一个不治之症的诊断。这些事件的痛苦是强烈的,经历它就象去摸一个白热化的金属一般。这就是为什么变得愤怒而不是去触碰那痛苦是更容易的。这就是大多数人所选择的,但是痛苦并不会因为你的愤怒而消失。它被埋藏了。

考古挖掘

想一想你能记得的最近一次生气。回忆当时的情形――是谁和因为什么让你愤怒。花点时间,回忆你的感受。你有什么样的身体感受?他们在你能量系统的什么部位?当时你有什么样的思想或想法?敞开你自己去更深地挖掘,去感受在你的愤怒之下都有些什么。允许你自己去感觉那藏在愤怒之下的痛苦。

你可以反复做这一练习。当你觉得愤怒了,温柔地让你自己往内在更深处走――去挖掘愤怒之下的东西。

你越是抗拒痛苦,就会有更大的愤怒更频繁地出现来掩盖痛苦。一个持续愤怒的人是一个处于持续痛苦中的人。愤怒让你有双份的痛苦。愤怒的体验本身就是痛苦的,而愤怒之下所掩盖的痛苦则更加令人痛苦。它会在未预料的情况下爆发,控制当时的场景,而制造一些令人痛苦的后果。

在你能够鼓起勇气面对和体验你愤怒下面的痛苦之前,你会继续愤怒下去。你的愤怒并不是对某一个情境的抗拒,它是对你所体验的痛苦的抗拒。它在抗拒世界没有变成你想要的样子。愤怒就是因为你没有将世界和别人安排成你想要的样子而产生的挫败感。怒火从来都不是针对某个人、某个组织、某个社区、或者其它目标的,虽然看起来象是这样。

愤怒是我的抗拒

对自己说几次这句话:

“我愿意去看到,我的愤怒是我对体验我的痛苦、以及我对世界没有按照我想要它是的样子的抗拒。”

如果你感觉合适,那么每一次你感到愤怒时都可以练习说这句话。

愤怒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无力感的体验。在愤怒中攻击别人是一种无力的行为。报复别人和证明他们有罪都是绝望和无助的表达。就象是小动物要攻击大动物,你放弃了希望。你没有选择了,只能去体验你的真实感受了。这时候,在愤怒、仇恨下的攻击是你最后的逃避尝试。

但是它们从来都无法奏效。这个世界还是无法成为你想要它是的样子,而痛苦也无法消除。相反,你的愤怒还在增长。你认为你被一种情绪所占据,被无法控制的愤怒所占据。但是事实正相反,你使用你所有的能量来避免面对你的情绪。而那个转移注意的努力、或者抗拒,就是愤怒的体验。

你的愤怒是一个精准清晰的讯息,它告诉你你在痛苦中。宇宙在此将你的注意力指向你的内在动态,你需要去检查它。内在动态并不是你的愤怒,而是你愤怒的起因,这个起因就是你的痛苦。开始检视你的愤怒就是治疗它的起因的开始。当你设定了一个意愿,比如说,不管你多么生气都不在愤怒之中说话或者行动。在愤怒时,当你开始寻找说话和行动的新方式时,你就启动了宇宙对你的帮助,而这帮助就会来到你面前。

这帮助会将你带到释放你的愤怒而需要去的地方。也就是说,它会把你带到你的痛苦那里。这个痛苦是因为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要它是的样子而产生的,它是坚持你个性的需要而忽略你灵魂的需要而产生的痛苦。而你生活的状态总是反映着你灵魂的需要。

如果你挖得足够深
你将发现你痛苦的根源,那就是:
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要它是的样子。
坚持你的个性的需要而忽略你的灵魂的需要。

这个规律没有例外,没有其它可能。在地球学校的强大和美丽之处就在于你总是会精确地遭遇你的灵魂想要你遭遇的。当你抵抗它的时候,你就抵抗了自己生活的目的。你抵抗了善意的宇宙。你抵抗了非物质的指导和帮助,那个帮助就是你的痛苦。

你总是会持续地
遭遇你的灵魂
想要你遭遇的。
当你抵抗的时候
你就抵抗了
1.你生活的目的
2.宇宙的善意
3.非物质帮助
那个帮助就是你的痛苦。

当你开始向自己的痛苦体验――你深爱的孩子的死亡、你依赖的工作已经没有了、你爱的伴侣已经离开了、你被虐待了而虐待者不感到后悔――敞开时,你就开始进入到自己的愤怒的表面之下了。你开始转化自己的生活。你变得没有那么僵硬和认为自己是对的。你变得更加敢于脆弱、接受别人和他们的痛苦。你开始融入宇宙的柔软之中。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突破你制造的让你自己远离自己的情绪的防卫。

这就是去挑战你的愤怒可以完成的。

当你挑战自己的愤怒时,你就启动了一个此刻你看不到的更大的过程。当你一次又一次地挑战自己的愤怒时,你开始将自己的愤怒的根部拔出来。最先出来的是你的愤怒之下被掩盖了很久的痛苦。然后是这痛苦之下的恐惧,这恐惧是因为你无法控制那些你认为对自己的安全和幸福很重要的东西而产生的。你的生命就是一场走向柔软的旅程,而你不信任这旅程。这种不信任所产生的结果令人惊恐。

从愤怒到痛苦到恐惧――这些就是通往所有这一切的核心起因的第一步。愤怒的核心起因就是自我价值的缺失。它是无力感的体验。无力感就是将自己看得没有价值,认为自己无法对任何人或者任何事造成影响。它就是感觉你被宇宙忽略了。它是无法去欣赏你自己在自己和他人生活的大图景中的重要性。它就是忽略你的力量、美丽、高贵、和价值,否认你对你所创造的后果的责任。

当你感到没有价值的时候,你很恐惧你的生活,而当你恐惧你的生活的时候,你会持续在痛苦中去试图将你的生活改变成你认为它应该是的样子。当这痛苦很深刻的时候,你会用愤怒来遮盖它。你对朋友或者你认为的敌对者发动攻击。你将善良看成是软弱。你无法想象别人会关心你因为你不关心你自己。你将自己关在一个自己创造的监狱里,然后你因此责备所有其他人。

这就是愤怒的考古挖掘。这就是显露出来的山,它包含了整座山的全景,从山峰到山脚,还有中间的一切,你自己的复杂构造以及它的庞大。它也就是对宇宙的慈悲和智慧的感知。宇宙一次又一次地不间断给你提供机会,让你进入到你自己的全部力量中――进入到对你的价值、和责任的感知中。

当你挖到底部的时候――最后的那一层自我价值缺失感时――你的愤怒就会改变自己。它就不会再去责备他人,不再去评判了。你的愤怒就成为了你生活中的正面力量,它想要整合而不是分裂。它尊重所有的一切,同时充满激情地追寻建设性的改变。这就是一种结束,而不是你的受苦、残酷、和缺乏尊重的愤怒的继续加重。它不会将你和爱分割开来。你对地球的爱,而不是你对他人的评判,让你成为了地球的支持者;你对地球的爱,而不是你对他人的评判,让你成为了受压迫的人的保护人。你无需去压迫那些压迫者,评判那些评判者,仇恨那些仇恨者。.

最后,你成为了一束照亮黑暗的光,而不是一个斥责的声音。你将改变带到不可能发生的地方。你提供给别人他们所缺乏的。你的愤怒将你带到更加有效的理解、沟通、和关心的方式中。你对自己和他人都成为了礼物。你进入了自己作为一个地球上的灵魂的角色,一个苏醒和有意识的、喜悦和感恩的、有力和有创造力的、慈悲和关怀的角色。

愤怒
痛苦
恐惧
缺乏自我价值
“这就是愤怒的考古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