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女人三十面临的困境是什么?

女人三十面临的困境是什么?
个人原创 戴福顺 发表时间:2021-12-19 20:40:02 451 0 4

 

                 

 

 

随着这个夏天火起来的,除了《乘风破浪的姐姐》还有都市剧情片《三十而已》,刮起一阵独立、知性、成熟的女性热浪。

 

巧的是《乘风破浪》的姐姐们,都是三十岁以上,而《三十而已》又从三位女主人公的视角,深入展开,揭示了女人三十所面临的困境。

 

《三十而已》可以说是近几年我看的最喜欢的电视剧了,原因在于里面内容的真实连贯,而不是靠编剧臆想来串联剧情。

 

其次是内容维度丰富,三个女性代表了三个阶层的人。大公司女老板顾佳,收入不菲,混迹于有钱的太太圈。上海土著钟晓芹,生活没有太大的压力,物业的一名小职员。上漂王曼妮,还在为租房和生活开销烦恼的销售。

 

而这三位女主,又不约而同的从不同角度卷入了情感的三角关系中。顾佳是面临着小三林有有的挑战。钟晓芹经历着婚姻情感的破裂,年轻小伙的追求。王曼妮则被迫成为了他人情感的第三者。

 

比起感情的不顺利,似乎在事业上都有着不错的提升。顾佳从全职妈妈,成功转型接手了茶厂的生意。钟晓芹如春笋破土而出,小说意外走红,成为了百万作家。王曼妮经历了职场的洗礼,斩获自信准备出国深造。不禁感慨,这不正是我们对中年老人男人的印象吗?情感不顺,但是事业成功。

 

比起情感,看似现代的女性也更注重自己在事业上的成就。这也许是后现代文化“革命的成就”。

 

不论是爱情还是事业,她们也不都是一帆风顺,而他们真正面临的困境是什么?

 

             

 

控制是对生动性的扼杀

 

对于顾佳来说,她的性格追求完美,从而也衍生出了高控制欲与强势的做事风格。做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为了混迹太太圈,能快速做出决策从不同角度去切入太太们的内心,为了公司的周转也可以质押房子,为了拿下茶厂可以快速出手甜品店。对于老公的饮食起居和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一手操办绝不含糊。

 

追求完美与高控制欲来自于内心安全感的匮乏。原因是在她14岁生日时,母亲的去世,而当时在医疗上已经花了很多钱的母亲,没有选择继续治疗。而顾佳的内心是愧疚的,她认为是自己开窗引起母亲感冒,最后感染了肺炎而去世。

 

在孩子幼小的时候,面对亲人的去世,孩子会很自然的认为是自己导致了亲人的去世。原因在于孩子还保留着很大程度上的自恋,与其面对亲人去世的无能为力,不如说是自己导致的,这样可以让自己感觉有了掌握亲人去留的能力,会让自己更安心。


      其次是,如果孩子心中残留着较多的对亲人的敌意,更会加重孩子自恋的想法,会自然的将心中的敌意与亲人的去世联系在一起。尤其碰上了青春期与父母对抗时,或是由于俄狄浦斯浦斯情节排斥同性双亲时。

 

而这样的自责和愧疚,关联在了自己每年的生日,久久不能释怀。愧疚所对应的是,如果我当时没开窗就好了。渐渐地演变成了我要让家族富裕起来,就不用再担心这些意外了。

 

而许幻山带给顾佳的正是安全感。许幻山表现出的是个乖宝宝的形象,对顾佳的安排一直是言听计从,对于女下属的暗示也是毫无感觉。

 

那是什么使得他们的婚姻产生了裂缝,使得林有有有机可乘?成也强势,败也强势。原因就在于强势扼杀了婚姻中的生动性。在恋爱中,浪漫的感觉基于不确定性之上的幻想,浪漫的感觉来源于从不确定对确定的向往。

 

而婚姻则是一个确定和稳定的过程。不确定性消失,婚姻的生动性也就消失了。尤其是在顾佳的控制欲下,一切变得更加确定,磨灭了一切不确定因素的同时,也彻底扼杀了生动性。

 

许幻山对林有有的心动,恰恰是林有有对许幻山对父亲般的迷恋和幻想,如同五岁小女孩不顾一切想要占有父亲的冲动,让她变得生动,这正是他们婚姻中所缺乏的。加上林有有一语击穿了许幻山内心的反叛,暗中挑逗。压抑许久的不满与自我独立的宣誓,变成了出轨的冲动。

 

而林有有这次的起义,没有现实的基础下,从开始就注定了失败,而就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林有有潜意识中真正想要的,其实想唤起的正是父亲母亲对她一次一次的关注,就像她冲到顾佳家中,让她看到了那创口贴一样,就像她在机场等待着许幻山的留恋一样。

 

林有有就如同那不确定的蓝色烟花一般,最后的爆炸带走了许幻山的一切。而顾佳则扎根在了山里。

 

追名逐利中无法停止的脚步

 

不同于其他太太,顾佳一开始对她们仰慕,百般想要融入她们,变得开始追名逐利,而后来茶厂的事,似乎让她醒悟了所追求的不过是虚幻不实,追名逐利中似乎成了永不停止的追求,有了房子就想着更大的房子,上更好的学校,没有时间停歇,也找不到落脚点。

 

浮躁的心最后也变山里的一切所净化,似乎这才是真正的归属,只是这里才能深深地扎根。

 

在追名逐利中,我们看似在不停地满足自我,其实是在不停地创造欲望的沟壑,于是乎一次又一次给自己挖个更大的坑,一次又一次地将它填上,这过程中也忘记了自我的本质。

 

从这场游戏中醒悟出来的顾佳,回到了山里。形成对比的是王曼妮,一个不断地想远离大山,一个想要融入山里。就像我们不断地长大,所做的努力却只是为了再回到童年的生活。

 

                

 

 

难以跨越的不是层级

而是对过去自我的否认

 

在城市化的过程中,王曼妮更代表大数人的心理状态。来自乡村小地方,融入到大城市中,难以在大城市中找到立足点,却又很难再认同回乡间的文化,回到自己的根里。

 

不同于大城市的冰冷,乡间带来的更多是温暖与热情。在乡间生活节奏慢,发展也缓慢,大城市则生活节奏快,发展迅速,淘汰也非常快速,而也就是在大城市,自我似乎拥有更多的可能性与延展性,在乡间则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尽头。

 

王曼妮的根是在她土生土长的乡里,但她心中充满了对大城市生活的向往,梁正贤曾经给过她这样的幻想,而跟前男友姜辰分手的原因,在于对方不思进取,不会赚钱,其实根本原因就在于无法满足她物质化的需求,无法让她扎根在大城市之中。

 

王曼妮一直在努力地垫着脚尖向上够,就像在游轮中,向行政仓中的一次进发,在游轮行政仓中与梁正贤的相遇,以为够到了一颗星星,结果却是如梦幻泡影。现实就是她还是得回到自己的普通舱里,现实是她在城市中不断被推向了边缘。

 

在梁正贤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已经看穿了她的身份,她身上带有着的印记,正是她想摆脱却又无法摆脱的。因为这是她的根,是她的来源,一旦摆脱自己将不复存在。在层级的跨越中,最冲突的部分就是我们在走向更高的社会阶层的同时,容易否认了过去的自己。这对自我的完整性和归属感无疑是场重大的打击。而现实中人们为了维护这部分的完整性,往往在大城市中难以迈开自己的步伐。

 

王曼妮回到了乡间之后,与根的连接似乎是给她再一次充满了电,暂时地找回了那份完整性,但与环境的格格不入,使得她再一次上漂。而这一次她大大迈出了自己的步伐,尝试了不同的工作,收获的自信又将她推向了出国深造。

 

               

 

迟到的青春期反叛

 

     不同于王曼妮在上海的挣扎,钟晓芹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的人生看似过得安稳,没有大起大落,但也恰恰是这样安逸的环境,养育出了她依赖、安于现状的性格,以至于在三十岁时大小事基本也都听从了家里的安排。

 

     而没有选择过的生活,就如同没有真正活过一样。

 

     在婚姻当中的错进错出,一个大大咧咧,一个不善于言词,相互的误解与矛盾导致了离婚,这刺激着钟晓芹思考着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该如何真正为自己做出选择。

 

     这一次在爱情和生活上的尝试,就像是青春期离家出走宣告着独立的孩子一样,最终迷失在了高速路中的草丛中,这时想起的就是回家,回到陈屿的身边。

 

而经过了这样一次反叛和探索,似乎更能确立自己的边界,有了边界才有了明确的自我。新的力量、新的自我也在这一次探索中发展出来了,变成了一位百万作家,能为家里顶起一片天地。

 

三位主人公从不同的角度体现出了女人三十所面临的困境,她们用自己的方式尝试着突破与努力,与君共勉。

 

我们在剧中寻找着自己的缩影,也在剧中延伸着自己的可能,愿你终有所获。

 

0人已踩 4人已赞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