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北大学子弑母案又一次拷问了中国家庭教育……

北大学子弑母案又一次拷问了中国家庭教育……
转载文章 徐惠泉 发表时间:2021-09-07 17:53:14 257 0 6
​        从吴谢宇案的网络舆论中看我们对评判的偏爱         近两天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一审结果已出,亲友表示不服。新闻一经曝出,青少年人格成长,父母养育与鸡娃等话题就再一次成为了讨论的热点,引发了许多人的反思。        不过在众多的反思中,有一种让我感到格外惊愕: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悲剧,是因为孩子的道德品行出了问题,所以先别谈鸡娃不鸡娃,最直接的还是要先强化我们对青少年的道德教育?我倒是比较确信在目前的时代背景下,应该多数人都会对这种“复兴礼乐”的反人性思想嗤之以鼻。显然,目前德育教育问题更像是“何不食肉糜”的高谈阔论,并不解决根本问题。(对于这种解决问题方式的无效性不再过多论证,参考中国历史上的众多“文革”类事件即可)不过抛开情绪上对这种姿态的抵触,同样是反思,为何从青少年道德角度的反思对于解决问题就无效呢?         根本来说,这种反思的无效,本质源于先做了价值评判,并用这种评判代替的理解。具体而言,听到这个悲剧以后,一些人不经觉察地开始冒出一种声音:孩子怎么能搞死母亲?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这个孩子贴上一个“恶人”、“妖孽”的标签。既然已经盖棺定论,我们自然而然地就用评价替代了理解,而对于他的内在世界发生了什么,我们就不再关注了:既然他是个坏人,他有罪,根本不是正常人,甚至天性如此,那我们怎么能用正常人的思路理解他?我们又干什么还需要理解他?        一旦用评判代替了理解,我们就取消了部分内在过程的合理性,而是用“应该”和“不应该”的滤镜看世界:对父母愤怒?就不应该有,要从根本上就要消灭。于是我们用一套我们的“应该”标准来试图改造孩子的内在世界,然后自然就想到了通过德育教育来实现。           联想起当年汶川大地震“小英雄”雷楚年后来入狱,网络上有一部分人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骂街:这孩子缺德,坏透了。在他们给孩子扣了一个大帽子之后,就开始反思是过度的表彰毁了孩子:以后我们不能这么表扬孩子,不然孩子非得飘了……          但另一些人关注到他的生平经历,带入了他所处的环境,就从另一个角度开始反思原生家庭的与社会对青少年的影响。所以,有效的反思,需要先去价值评判,把“病”、“坏”的标签先摘下来;但凡带着“世界就应该这样”,用是非对错的标准来套用现象,根本不是反思,而是自证预言。当然,我们对评判的偏好和对理解的漠视,已经是由来已久了。          前几天脱口秀大会的主题是心理健康,我看到朋友圈有人评论:这是把心理障碍主题等同于心理健康主题了?这倒也不难理解,毕竟大众对心理健康的理解大概也都是带着“病”的标签的:抑郁是啥?精神分裂是啥?孩子不上学怎么办?罪犯都是什么心态?        于是相应的,娱乐,甚至专业人士,都难以避免地消费精神障碍,进一步强化对“病人”的评价。我们假定这些病人是本质的坏,甚至生理上的坏,因此他们是无法被我们所理解的。这么来看,这和我们最早对精神病人态度的底层逻辑也没什么两样,去污名化的进程仍需努力,反而有时因为标签化而是越“去”越“污”。         我们总是对障碍、症状、错误、丑恶等带有评价的现象高谈阔论,而很少考虑理解它们,于是反思出来的东西对于问题的解决往往也意义不大。        为何我们这么偏好评价呢?有人说评判可以节省认知资源,不错,但不根本。评判的本质用于否定部分感受和观点合理性的权力,而权力的本质则是暴力,暴力的底层又是对被迫害的恐惧。拿道德教育举例来说,亲子伦理道德的要求就是在试图取消后辈对前辈愤怒和攻击性的合理性。而这种规则之所以是暴力,在于它不仅仅从行为层面上限制了攻击的表达,更试图从思想上控制:对父母的愤怒根本就是要消灭的,想想都不行!这就构成了PUA的基本逻辑。而暴力背后的恐惧在家庭教养中就十分常见了:父母之所以要对孩子施暴,很多时候是怕孩子彻底的反叛最终伤害到自己。就像我们希望对青少年加强道德教育一样:这样孩子们长大了之后,毁天灭地的冲动就都会被镇压下去,才能根本上避免老一辈到时候不生活在一个充满潜在危险的世界中。这种恐惧过于强烈时,就会混淆内在与外在,想法与行动之间的边界:不能仅仅是由法律限制和制裁对父母的攻击行为,最好思想上就先都“健康”点。        事实上,内在的态度和感受本身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也因此不应该有什么可进行是非对错评判的,就算杀戮的幻想也是如此,精神分析本就有对“心理弑母”的诠释。        因此强制的干预也只能针对外在的行为,而不可能针对内在的态度与感受。这也是道德教育最终必然会无效的原因。         最后说一下,心理咨询的目标往往是提升来访者对自己的反思,而这种反思的有效性也需要创造一个不评判的空间才能实现。而反观我们的教育,如果一边评判着孩子的对错,一边让孩子“反思”,这无异于“面壁思过”式反思:对不起,我错了,错在我没听爸爸妈妈老师的话,我不该有自己的想法…… 徐惠泉感言——        家庭教育,一桩桩让人心滴血的案例,还不能引起社会的共鸣吗?
0人已踩 6人已赞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