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中央广场杀人事件——青少年暴力,究竟是天生的恶魔还是后天教育的缺失?

中央广场杀人事件——青少年暴力,究竟是天生的恶魔还是后天教育的缺失?
原创首发 李丽 发表时间:2020-10-07 18:33:25 866 0 6

最近,关于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不断引发热议,让人十分揪心:

中央广场一男初中生持刀伤人,致一名男生当场死亡。

640.webp (1).jpg

图片来源:枣庄市公安局市中分局

“是什么让现在的孩子变得如此暴戾?”我们不禁疑问。

其实,我们周围每天都在发生着类似的事情,由于现在网络信息的发达,天涯海角的新闻触手可及,这才让大家关注到了更多阴暗的角落。在引发众多关注的背后,我们不禁思考:除了提高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又该如何避免类似恶性事件的再次发生呢?

之前频繁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的大连13岁少年杀人事件中,不仅因为被害人才10岁的年龄,令人感到心疼,更让大家怒不可遏的是,在后续的新闻报道中,我们看到:受害者父母在案发数日后,仅在派出所问话时见过蔡某某(13岁少年)父亲一面,蔡某某父母并未主动联系受害者家人,连一句道歉都没有,仅仅让警方带话说愿意卖房赔偿。这样的态度,实在是令人火大。

并且,根据蔡某某同一小区的居民表示,曾见到他在小区里掀年轻姑娘的裙子,但事后他的父亲非但不让孩子道歉,还将对方姑娘骂了一顿。

640.webp (2).jpg

父母和校方在他曾劣迹斑斑的情况下不作为,也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他越来越出格的行为,在被害女孩的死上,教育缺失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这样的家庭教育,实在是无法给与孩子一个健康、正向的引导。

我们应当如何引导孩子对“暴力”的认知?

言传身教,一直是家庭教育里特别强调的一个概念,孩子成长期间对于是非、善恶、可为、不可为的认知,大部分都是源于父母。但是许多家庭教育里都存在着一个问题:有言传却没有身教。

说到这里小编想到这样一个故事:有这样一位老师,他的班上有一位高高壮壮的男同学,总是爱欺负其他同学,轻则抢同桌的文具,重则跟男孩子打架,屡教不改。于是,在又一次欺负女同学之后,这位老师提醒了他的父母,希望家长可以在这方面管教一下孩子。第二天,这位男同学的妈妈送他来上学的时候,对老师说:“老师,我已经教育他了!他以后再也不敢了!”这位老师感到很欣慰,感觉家长对孩子的问题配合的很积极。出于好奇,这位老师就问了这个男同学:“你妈妈怎么教育你的呀?”学生说:“把我给狠狠打了一顿。”说着撩起衣服,背上全是血印!这可把老师吓坏了,赶紧打电话让家长把孩子接回去看看医生,给擦擦药,并嘱咐以后千万别打孩子了。

这就是典型的“言传而不身教”,教育孩子不能用暴力解决问题,家长自己却使用了暴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640.jpg

其实,言传身教,对家长的要求并不高,就是我们对孩子有什么样的要求,希望他拥有什么样的品格,那么,就用我们自己的行动去告诉他。不要以为孩子什么都不懂,更不要说一套做一套,我们的一言一行,全部都在孩子眼里。

关于暴力,我听过最让人害怕的一段话是:哪怕是刚上小学的孩子,他也是能够分辨动画片里、电影里、游戏里的打打杀杀都是假的,但是如果他看到爸爸在打妈妈,这个可是非常真实的,这就是用言行告诉孩子:亲密至此的人之间,也是可以施暴的。这会在孩子心里埋下怎样的种子呢?

640.webp (3).jpg

青少年暴力问题

据世卫组织报道,青少年暴力问题是一项全球公共卫生问题,包括从利用较为严重的性侵犯和人身攻击来实现欺凌和肢体搏斗到杀人等一系列行为。

问题的范围

据估计,全球10-29岁人群中每年发生20万起凶杀事件,是这一年龄组人群的第四大死亡原因。青少年凶杀率在国家之间以及国家内部存在极大不同。就全球而言,83%的青少年凶杀案受害者是男性,并且在所有国家,男性也是主要的犯罪者。女性中青少年杀人的比例在几乎所有地区均大大低于男性。从2000年到2012年,大多数国家的青少年杀人率下降了,高收入国家的下降幅度大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每有一名在暴力中丧生的青少年,就会另有更多的人受伤,需要接受医院治疗。持枪袭击往往比使用拳脚、刀具和钝物等袭击更能造成致命伤害。

性暴力也对很大比例的青少年产生影响。例如,在《世卫组织有关妇女健康和家庭暴力多国研究》中,3-24%的被调查妇女报告称,她们的初次性经历是被迫发生的。肢体搏斗和欺凌在青少年群体中也很常见。在40个发展中国家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平均有42%的男童和37%的女童暴露于受欺凌环境中。

青少年杀人和非致命暴力不仅占全球早逝、伤害和残疾负担的很大一部分,它还会对人们的心理和社会功能产生严重影响,并往往会伴随终生。它会影响到受害者的家庭、朋友和社区。青少年暴力会增加卫生、福利和刑事司法服务费用;还会降低生产力并减少产权价值。

个人层面的风险因素

○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品行障碍或其它行为障碍;

○参与犯罪;

○过早使用酒精、毒品和烟草;

○智力和教育成就较低;

○上学兴趣不大并且考试不及格;

○失业;

○暴露于家庭暴力之中。

亲近关系中(家庭、朋友、亲密伙伴及同龄人)的风险因素

○家长对儿童的监督和监管不力;

○粗暴、松懈或缺乏一致性的家长惩罚做法;

○家长与儿童之间依恋程度较低;

○家长较少参与儿童活动;

○家长滥用物质或有犯罪行为;

○家长抑郁;

○家庭收入较低;

○失业家庭;

○与有犯罪行为的同龄人交往。

社区和更广的社会范围中的风险因素

○获取和滥用酒精;

○获取和滥用管制刀具;

○存在帮派和地方毒品供应;

○收入差异大;

○贫困;

○国家治理质量(法律及执行程度,以及教育和社会保障等政策)。

640.webp (4).jpg

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可能更多的是“旁观”到暴力的发生。在孩子的体能还不足以挺身而出对抗暴力的时候,我们不建议孩子独自去主持正义。对于一些语言、行为上的排挤、嘲笑等行为,可以告诉孩子坚持什么是对的。

《烈日灼心》中有一句话:人,是神性和动物性的总和。但如果教育缺失,那人将只剩下动物性。

正确的生命观,需要这些“小社会公民”们自小培养。

0人已踩 6人已赞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