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20 > 0529 > 3233
本文专家
 ID:11645  37岁  女 咨询
 应用心理学硕士     /  
 费率:3.5 元 / 分钟
 专长:动力学心理咨询,针对青少年心理困扰、家庭关系困扰、女性心理困扰、产前产后心理困扰、自我探索成长、精神疾病康复期心理咨询。
 签名:在灵魂深处,放开束缚,走自己的路。
 粉丝:144  积分:4202  公益心:32  8小时前在线

我们看不到死亡,但是我们可以看 读《暮色降至》有感

王媛 发表于 2020-05-29  

        我不喜欢传记类的书籍,也许是因为他们太过真实,也许是因为他们太过不真实。这本书引起我的好奇是它对弗洛伊德死亡过程的描述,作为学心理学的人,谁不对他好奇呢?也许同时还有一些故作不以为然的竞争感推动着我。但是,读完这本书,关于弗洛伊德的八卦也许是最不值得一提的收获。

       本书目录里有六个人的名字,其实这本书说了七个人的故事,还有一个就是作者本人。除了弗洛伊德以外,这些名字都很陌生。​百度一下发现,在西方文学界他们都与莫言一般有名,是作家中的大明星,天才般的人物。他们对死亡的态度非常不同,或抵抗、或追寻、或放弃、或逃避,往往比一般人更加不羁和出格,例如,约翰·厄普代克会让我想到最近比较有名的罗志祥。无论如何,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他们看不到自己的死亡,没有人可以,与他们传奇一生无关而整篇文章中,真的只有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才能激起我一点点的悲伤,更多的时候我感到好奇和兴奋。好像在瞪大眼睛去看他们与死亡的A片一样,窥探某种绝对的禁忌,紧张又兴奋。这大概就是本书的魅力所在,它让我的一些态度开始动摇。也许死亡不止能够说,还能够看。
       这几年,当亲人去世的时候,总有些不可抗的力量,让我没有见到过他们的遗体,我即感到遗憾又觉得松口气。我唯一一次近距离看到死人,是在很小的时候,几乎是我最早的记忆:昏暗的急症室走廊,冰冷的金属担架床,一位老年女性躺在那里,我还能清晰的记得她的样貌,她女儿的哭声让我明白那就是永别的时刻。她看起来很安详,和睡着了一样,还有人帮她拭擦着嘴角的血。那一幕并不可怕,尸体看起来不像尸体,更像睡着的人。但是从此,我非常害怕看到尸体,担心也许他们并不都看起来“活生生”,所以,四年级当老太(外公的母亲)在家里去世时,我的记忆中没有她临终的样子,我也从来不看任何恐怖的电影,我担心那些画面会印刻到脑海中永远无法擦除。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战战兢兢的一直躲到现在。作者说:“我们不再经常在家里面看到人们的死亡了,于是死亡成了某种我们可以忘记,可以设防的东西。”
        但是那种好奇依然存在,因肺炎去世的人、感到紧张恐惧的病人都让我避不开死亡的话题,但是我们又不能够真的去谈,无论是恐惧还是躁动,无法平复的时候,这本书也许是一个选择。这本书讲了几个故事,用诗一般的语言,传达的是一种体验——看着死亡的体验。当你看着它的时候,奇怪的是害怕消失了,更多的是好奇,兴奋,还有戏谑,它让我想到夜晚的潮汐。
                       海浪
                       凶狠地张着黑漆漆的大嘴
                       向我冲来
                       我后退几步
                       面带笑容地注视着
                       它的嘴角被扯住
                       最后只能停在我的脚边
                       不甘的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