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15 > 0305 > 271

人本主义治疗模式的原理与案例分析

qiqi 发表于 2015-03-05  

一、人本主义疗法的理论概述

(一)人本主义治疗模式的概念

人本主义疗法也称来访者中心疗法(client-center therapy),认为每个人都有自我实现的向上趋势,治疗者只要对病人关心,给予温暖和鼓励,发挥他们内在的潜力,完全有能力作出合理的选择和自救。

该治疗模式由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Rogers C,1902~1987)于1940年代创立,强调调动患者(来访者)的主观能动性,发掘其潜能。不主张给予疾病诊断,治疗则更多地是采取倾听、接纳与理解,即以患者为中心或围绕患者做心理治疗。1974年,罗杰斯又进一步发展,改称为人本疗法(personal-center therapy),更强调以人为本,而非患者或来访者,进一步突出被治者为正常人、为心理发展过程中潜能未尽发挥或暴露的阶段性逆遇或问题,治疗本身就是指导被治者认识和了解自我、发挥潜能。由此形成了社会工作领域重要的治疗模式。

(二)人本主义疗法的基本理论

人本主义治疗模式最重要的理论。该理论认为:一是人都有自我实现的倾向。罗杰斯认为,人天生就有一种基本的动机性的驱动力,他称之为“实现倾向”。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成功,能够得到自己价值的实现。二是个体拥有机体的评价过程。个体在其成长过程中,不断与现实发生着互动,个体不断地对互动中的经验进行评价。这种评价不依赖某种外部的标准,也不借助于人们在意识水平上的理性,而是根据自身机体上产生的满足感来评价,并由此产生对这种经验及相联系的事件的趋近或回避的态度。个体自身的满足感

是与自我实现倾向相一致的。凡是符合自我实现倾向的经验,就被个体所喜欢、接受,成为个体成长发展的有利因素,而那些与自我实现倾向不一致的经验,就被个体所回避和拒绝。三是人是可以信任的。 以人为治疗中心认为每个人都是有价值的,是可以信任的,是可以改变的。心理治疗的关键是治疗者对来访者的尊重和信任,以及建立一种有助于来访者发挥个人潜能,促其自我改变的合作关系。

此外,自我理论也是非常重要的理论基础,个体能意识到的和自身有关的经验,就是罗杰斯所说的自我。自我概念主要是指来访者如何看待自己,是对自己总体的知觉和认识,是自我知觉和自我评价的统一体。包括:对自己身份的界定,对自我能力的认识,对自己的人际关系及自己与环境关系的认识等。罗杰斯把自我概念分成两种,一是真实的自我,即现实中的自我形象;二是理想的自我,即期望的自我形象。如果真实自我和理想自我的差距太大时,个体感到不满足和不愉快;真实自我接近理想自我,个体就感到愉快。自我概念的实质是强调人的主观现象世界是一种现象的实在,现象的实在主宰着人们的行为。

(三)人本主义治疗模式的特征

在社会工作治疗模式中,人本主义治疗模式有以下几个显著区别去其他的特征:第一,人本主义所持的态度是对来访者的无条件的关注;第二,人本主义治疗模式是摈弃医学模式的,不把来访者当做患者,而是平等的主体对象;第三,治疗作用仅限于当前的体验和感受;第四,注意的重心是放在病人的现象学世界上;第五,人本主义治疗模式成功的标志是病人态度发生改变,真实体验自己的情感;第六,治疗模式的动力基础就是相信人都有自我实现的趋势。第七,人本主义治疗模式关心的问题是人格改进,而非人格结构;第八,人本主义治疗模式适用于各种患者(来访者)。

(四)人本主义治疗模式的主要技术

罗杰斯认为人性的核心是积极的,合乎理性的。他从自己治疗中得到这样的启示:“人类趋向于朝着完美,朝着实现各种潜能的方向发展。”如果这种趋向因环境不适(如缺乏关怀和尊重、人际关系不健康等)而不能发展或向歪曲的方向发展时,就会出现心理障碍。罗杰斯认为在影响自我发展或自我实现的生活环境中,最主要的是人际关系。因此他认为咨询成功的关键在于为来访者提供一种良好的人际关系和自由的气氛。

咨询者怎样才能制造一个有利于来访者的良好的人际关系和自由的气氛呢?具体来说,主要有3种技术:

第一是真诚交流的技术。它要求咨询师要与案主进行真诚、平等的主体间交流。罗杰斯认为最基本的就是咨询者以平等的身份出现,除此之外还应该做到真诚相待、无条件尊

重和设身处地的理解。用罗杰斯的话说就是:“治疗者应以真诚、无条件积极关注和共情的态度来对待来访者。”所谓真诚,是指咨询师持真实的而不是虚假的态度,和来访者开诚布公地讨论自己的感情和态度,这样才能使来访者消除疑虑和心理戒备。

第二是无条件的积极关注,这是促进来访者心理积极转变的必要条件。所谓无条件积极关注是反映咨询师对来访者的正性或负性情感都无条件地接受,尊重他们的自身价值,不加评判、不急于让他们按照咨询师的意愿去行事。

第三是共情的技术,即要求咨询师与案主实现情感共通。所谓共情,就是咨询师设身处地地去理解来访者的感情、态度和价值观,并通过语言交流以及一些非言语的行为向来访者传达这种理解,启发、帮助来访者理解自己情感的更深一层含义,从而获得来访者对咨询师更深的信任。咨询师对来访者的理解层次越深,越有助于来访者自我探索历程的深化,这一点正是来访者中心疗法的独特之处。

这三种技术都是围绕着与来访者建立开放、信任的相互关系而进行的,目的是帮助来访者达到自我的了解和促进自我的成长。其中最著名的技术是情感反应,即咨询师对来访者通过言语或非言语行为所表露出来的情感活动给予准确、及时的理解和反应,从而帮助来访者对自我情感的理解。

一、 案例分析

【案例描述】:

A女孩出生在边远农村,花费很大力气才勉强考上一所大学,该大学不是很好的大学,所学习的专业也比较偏门。她入学后,由于自卑,加上对前途比较失望,于是性格更加内向,不爱和同学说话,更很少和大家一起出去玩。长期如此,她发现自己更加孤立了,上课时别人不愿意和她坐在一起,业余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度过,她很苦恼,变得更加自卑,觉得别人都是看不起她。心里更加孤立,开始对周围环境产生不满,尤其是同班同学。恶性循环下去,她非常苦恼,为此前来咨询。

【治疗全程】:

人本主义治疗模式强调良好治疗关系的构建,罗杰斯认为,良好的治疗关系是心里治疗的基本条件。A女孩到访,咨询师开始和她交谈。起初,她不愿意交谈太多,也不愿意坦诚自己处于困境的原因。在交谈的一开始,咨询师就一直非常重视,非常尊重A,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A,A觉得首次有别人这么看重自己,这么围绕自己,觉得很感激,自信心开始积累,开始逐渐多说话起来。

咨询师通过下面的叙述着力构建了一种平等的沟通互动关系,咨询师分享了自己在大一也是很自闭,很自卑,不想和外界交流的情况。分享的内容显得咨询师比A女孩的关系还要糟糕,该女孩认识到,原来咨询师也是有这些问题的,于是双方的地位就变得更加平等和谐。于是,A女孩不再有顾虑,大胆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原因,家里穷,而且自己成绩不好,怕别人看不起,于是就不敢不想和别人交流。咨询师进而表示非常赞同和理解,因为自己之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咨询师表示自己从比A更糟的情境下走出来了,相信A一定能够实现突破,实现自我的价值。A也羡慕咨询师能够解决困境,产生了强烈的求知欲和好奇。于是A和咨询师在心理上更加和谐融洽。双方的目标就达成了一致,那就是摆脱A和咨询师一起面临的困境。在此基础上,咨询师和A共同制定出了行动计划,由于是A参与制定的,该计划赋予A实现自我价值,突破发展瓶颈的有力武器,A通过日常不断的实践,产生了积极的效果。

第1-4周,A主动和身边最近的同学(同宿舍同专业的女生)谈话聊天起来。到了第5周,两个女生相处的非常融洽,该同学发现原来A女生并不像平时大家的刻板印象,而是非常有理想、乐观、进取的人,她们通过吃饭、K歌更加密切了关系。第7周之后,A的同学开始组织了多次同学聚会,包括专业聚会和班级聚会,通过她的介绍,很多人对A的口碑已经转变过来,A的压力就非常小,于是表现得很自然、很自信。第10周,开始有男生主动邀请A去聚餐、聚会。以此为标志,A获得了学校女生、男生的认同,逐渐融入了群体,更加自信地开展了新生活

三、个人体会

(一)来访者中心疗法强调来访者的主观能动性,对人采取积极乐观的看法,注重个人的内在价值和主观体验,强调咨询关系的重要性,这些观点都强烈冲击着心理咨询的理论和方法,有一定的积极价值。

(二)咨询师只给予来访者支持,而未挑战他们的问题。由于对该治疗方法基本观念的误解,有些咨询师把他们的反应与咨询方式限定在反映及同理心的倾听上。虽然的确有必要去倾听当事人,做出反映和彼此了解,但是心理治疗的含义远多于此,不能把倾听和反映与治疗本身相互混淆。

(三)在以来访者为中心的同时,一些咨询人员容易失去自己的个性与独特性。咨询师太重视当事人的问题,以至于降低了他们身为一个人的能力价值,也因此失去了他们的人格特质对当事人所产生的影响。因此,需要我们注意的是这种咨询方法并不只是倾听和

反映的技术而已,它是以咨询师带入咨询关系的一连串的系统的基础态度,而最重要的是咨询师的坦诚程度,这可以强化咨询关系。如果咨询师将自己的独特性及风格隐藏在被动及非指导性的方式中,他们也许不会造成当事人许多的伤害,但是,相对地,他们也可能无法以积极的方式影响当事人。在这一理念下,咨询师必须能很自然地表现他们的独特风格,并且找到一种方法向当事人表达自己的反应。否则,来访者中心疗法就只能是一种温和、安全但是毫无效果的治疗方法而已。

参考文献:

[1] 陈智,《心理咨询实用咨询技巧与心理个案分析》,四川大学出版社,2002. [2] 刘晓明等,《学校心理咨询模式》,吉林大学出版社,2000.

[3] 郭念锋等,《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民族出版社,2005. [4] 徐光兴,《西方心理咨询经典案例集》,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

[5] 沃建中,李锋,《走向心理健康:个案篇》,华文出版社,2004.